Hu安九

纯粹个人心理发泄一下——
我算是更加明白这个世道究竟为何抄袭横行,抄袭者横行了。也不是老爱旧事重提,今天无意听到一室友表示自己想熬夜重看一遍“三生三世”(大家知道的哪个),我在讶异于她竟然已经看过一遍的同时,犹豫再三,出于一种对抄袭等恶行的抵制心理和“无买方就无卖方”的杜绝方式的想法,委婉地提及了众所周知的这个故事不光彩的产出。我没想到的是,她只是非常漫不经心地嗯嗯两声——我以为也许是口说无凭不易接受,也许需要我提供一些随手都能找到的相关调色盘之类的有力证据——接下来她一句话,堵死了我之后本想说的每一句:“哦,我有听说过一点。我不关心她那些,我就看我面前想看的。”  
至少在那一刻我真的是被激怒了,我想。愤怒于她那种理所当然的语气,愤怒于自己仿佛一拳打在棉花上一般的无力感,愤怒于我所接收到的那种麻木、愚昧。并且不仅仅是愤怒了,那一刻愤怒的火苗上窜着,几乎已成形的字句从舌尖被塞回去的如鲠在喉又让人如坠冰窟。  
因为我清楚地认识到这远不止是一个人的想法,这位某一室友,她,只是其中代表,而又恰好在今晚在我面前直接的,清晰的,展示了出来。这才是最让人难以接受的地方不是吗?有着这样想法的人是一个难以计数的庞大群体,而他们本身毫不在意自己是其中一员。
无知而蒙昧,麻木得理所当然。
我从来不知道自己居然如此“愤青”,有一刻我觉得我想到了鲁迅先生和他那时试图叫醒的那些,人,或者社会。
想必我是不经意间无廉耻地提升自己的高度了,然而我真的只是因为那迫近的,真切感受到的麻木和天真的愚昧而感到打心底的恐惧罢了。
这或许真的是件小事吗?或许我小题大做,神经过敏,想得太多。
但我想我会长久地,难以忘怀那一句了:
哦,我不关心那些,我就看我面前想看的。
当它独奏着在我耳边响起的时候,便已经令人难以忍受,那么当它以千千万万声音汇流而起的时候呢?(而事实上它现在正不知疲倦地合唱着。)
我真希望能不再听到这些会让人脊背阵阵发寒的声音——从前不在了,那么现在不再,并且未来永不。

评论